谁动了我的账户?

时间:2017-09-13 18:11:47来源:青海法制报作者:雪莲 编辑:李娜评论数:

1341657_554178.jpg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照片

 
因朋友的能源公司资金周转不顺,向小芳借款120万元,然而,还款期限到了能源公司没能按时还上这笔钱。为此,双方发生纠纷并诉之法院,案件到了强制执行阶段,却又引发了另一起执行异议之诉,而这一切,却是为何?
 
案起缘由
 
2014年12月31日,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某能源公司)因资金周转不畅,向小芳借款1200000元,双方签订协议书,约定还款期限为3个月。然而,3个月之后,某能源公司没有按协议内容和期限还款。
 
2015年11月,小芳向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提出诉前保全申请,将某能源公司在某镁业有限公司(下称镁业公司)的债权1308000元进行诉前保全。后法院作出了民事裁定书,并将某能源公司在镁业公司的债权1308000元冻结。
 
11月26日,法院向镁业公司送达了保全裁定书,而小芳在法定期限内起诉,要求某能源公司偿还其借款1200000元,并支付利息。后此案经法院审理,小芳与某能源公司达成调解协议,法院制作了民事调解书。某能源公司于2015年4月22日支付小芳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等共计1250000元; 4月22日,某能源公司向小芳出具了一份承诺书,同意从镁业公司应付账款中支付上述费用。这份调解书生效以后,小芳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作出了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并扣留和提取了某能源公司在镁业公司的货款1264900元。
 
执行期间,镁业公司对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提出执行异议,法院作出执异4号执行裁定书,又裁定驳回了镁业公司申请撤销协助执行通知书的异议,镁业公司不服于2016年7月21日向城西法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对簿公堂
 
执行前原告未提出异议成庭审焦点
 
2016年9月14日,城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原告镁业公司及其代理律师认为,被告某能源公司对其享有的债权并没有经过法律文书的确认,债权数额存在异议,双方约定某能源公司供应煤炭达到50000000元双方进行结算,现双方并没有达到约定的结算条件,如果仍按约定单价结算,将导致其财务成本增加。另外,某能源公司未按约定向其提交履约保证金,镁业公司有权从应付货款中扣除违约金,同时,某能源公司也未按约向镁业公司提供各项发票,付款条件尚未成就,法院作出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裁定书适用法律错误,某能源公司对镁业公司享有的债权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43条所规定的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而且,依据相关法律,某能源公司对镁业公司享有的债权,法院可依据当事人的申请向其发出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而不应该是协助执行通知书,请求法院撤销之前发出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裁定书,依法确认被告对镁业公司不享有到期债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小芳在法庭上辩称,依据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对生效法律裁判文书有异议,应该走再审程序,不应该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同时,她辩称,其向法院申请保全时,法院已经将相关手续依法送达,原告也加盖了公章和财务章确定,程序合法。供货的数额为1730多万元,法院已经扣划了原告账户中1300多万元货款,原告并没提异议。所以,原告主张债权未到期的理由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某能源公司辩称,被告小芳与某能源公司因债务产生纠纷,小芳向法院申请对某能源公司的到期债权进行财产保全,保全后至案件审理终结,原告镁业公司并没有提出异议和复议的申请。所以,在小芳申请执行阶段提出执行异议之诉与之前没提出异议相互矛盾。某能源公司与镁业公司签订煤炭供应合同,截至2014年9月,共计供煤15704.16吨,经双方核算数额为17754631.20元,后镁业公司对煤业生产的方针进行了调整,从此以后,某能源公司没有向镁业公司再继续供货,双方合同终止,双方约定的结算条件已经不具备。法院执行上述款项中的部分时,原告并没有提出异议,而且剩余款项足以偿还小芳的债务,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
 
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法院向原告送达了保全裁定书,原告在法院协助执行回执中填写“你院作出的裁定书已收悉,关于某能源公司在我公司的债权应冻结1308000元,已冻结1308000元”。
 
2013年12月,被告某能源公司与原告镁业公司签订煤炭供应协议,某能源公司向镁业公司供应煤炭,协议约定期限为2013年12月18日至2014年12月31日,单价为每吨1136元,期间被告共计供煤15704.16吨,后因煤矿进行综合整治,原告对煤业生产的方针进行了调整,被告某能源公司自2014年9月之后没再继续供货,合同到期后也没续签合同,直到庭审时,双方均表示供应期间对煤炭单价没作变更。
 
法院审理认为,此案因两被告之间的债务纠纷引发,在案件审理终结并执行期间,依法向被告某能源公告享有债权的镁业公司送达了保全裁定书并冻结了相关货款,其间,原告并没有提出异议,而且在法院的回执上签写“已收悉”。在小芳申请强制执行时,原告对法院执行协助通知书提出了异议。而且,镁业公司与某能源公司之间的供煤协议,因二者之间原告主张的结算条件无法成就。法院所作出的法律文书以及发出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均符合法律程序,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2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01条等相关法律的规定,于10月8日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镁业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诉讼费50元由原告镁业公司承担。
 
律师说法
 
青海树人律师事务所律师喇成霖说,民事执行程序中,可以执行被执行人对第三人的到期债权。对于到期债权的执行,只有第三人对债权没有异议的,法院才可以执行,否则法院不能执行。除非,申请执行人对第三人的债权已得到生效法律文书的确认,此时第三人再对债权提出异议的,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申请执行人对镁业公司的债权并未得到生效法律文书的确认,同时镁业公司对债权本身也有异议,此时法院不能对其进行执行。当然,法院不能对第三人提出异议的债权进行执行,并不意味着申请执行人无法向第三人主张权利,申请执行人可以通过提起代位权诉讼等方式主张权利。本案中,二审法院也向申请执行人释明可以另寻其他途径主张权利。
 
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改判

法槌落定
 
一审判决作出后,原告镁业公司不服,以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为由于11月28日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和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诉讼费均由被上诉人承担。
 
今年2月20日,二审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期间,两被告还是坚持一审中的证据和辩词,未再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并确认。小芳与某能源公司之间发生纠纷后申请财产保全,一审法院作出了一系列法律文书,并驳回了上诉人对执行通知书的异议。现镁业公司和某能源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纠纷,没有法律文书确认,也没经双方决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01条的规定:人民法院执行被执行人对他人的到期债权,可以作出冻结债权的裁定,并通知他们向申请执行人履行。该他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申请执行人请求对异议部分强制执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为执行异议不成立,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停止对“执行通知书”的执行。对镁业公司提出的其对某能源公司不享有到期债务,应另行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据此,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镁业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并于当日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停止“执行协助通知书”的执行,驳回上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两被上诉人各负担50元。
 
(文中人物及公司名称均为化名)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