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民成为国家公园的主人

时间:2017-05-23 09:11:24来源:青海日报作者:张多钧编辑:赵文莉评论数:

“你看,这把藏刀是纯金银打造,盛大节日时,藏族俊男靓女腰带佩挂的装饰品,这边还有很多手工艺品都是我的徒弟诺布坚参做的,现在的制作手艺已经不逊于我。”诺布坚赞的老师更措指着做好的工艺品说。
 
更措是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曲麻河乡的牧民,随着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项目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更措退出草场,迁到县城居住,为了有一技之长,就到康朵诺泽藏族工艺品有限公司学习。如今,更措已经是公司的老师,带学徒制作金银首饰等工艺品每天有不菲的收入。
 
和更措同样的还有徒弟诺布坚参。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后,诺布坚参将自己家的牛羊统一交到合作社打理,合作社将牛羊、草场、劳力整合配置,达到了草场减负、牧民致富的目标。
 
诺布坚参正心无旁骛地制作着藏饰工艺品,一会用火烤,一会儿用锤子敲敲打打,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我们退出了草场,保护了我们的草原,来到县城后政府帮助我们学习手艺增加收入。”诺布坚参说。
 
去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启动,部分牧民离开草场到县城定居,为发展牧民后续产业,曲麻莱县建起了技能培训基地,筛选和开设了理发、烹饪、汽车摩托车修理、缝纫、车辆驾驶、合作社财务管理等实用型技术和唐卡、藏刀、折噶、民族婚庆主持等特色培训班。
 
治多县加吉博洛镇日青村的草场上,今年61岁的玛德行走在草原上,不时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饮料瓶和塑料袋装进编织袋中。曾当过村党支部书记的玛德,现在是草原管护员。
 
玛德每周都会到日青村草原各处走走,如果发现乱砍乱伐、滥捕乱猎、乱采乱挖等破坏草原植被行为,他就会制止,还要及时向县草原保护站报告草原火警、火灾隐患等情况。
 
每次巡护草原时他都会将丢弃的垃圾捡回来,然后放到村里的垃圾集中点,垃圾收集到一定数量就组织村民运到县城的垃圾集中处理点,这几年玛德一直在重复做着这些事情。
 
日青村像玛德这样的牧民不止一人,环保理念根植于每个人心中并成为大家的日常行为,牧民们会自觉将自家的生活垃圾拿到村里的垃圾集中点,他们不会猎捕野生动物,挖完虫草后会将铲起来的草皮填平……
 
玛德家草场226.7公顷,为保护草场,玛德将原有的500多只羊、200多头牛减到现在的200多只羊、100多头牛,玛德说:“禁牧减畜,我们赖以生存的草原得到了保护,况且国家每年还给我们每个人将近2000元的草原奖补资金,我们家一年下来光政策性收入就有近1万元。”
 
牧民成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主人,和三江源地区的另一位“主人”——野生动物和谐共处,牧民甚至成为了野生动物的守护者。
 
去年1月份,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牧民土登与巴丁二人,途径昂赛乡地质公园景观大门附近时,见到路边柏树林中有一只雪豹幼仔,缓慢走动,看似受了伤。停车后,两人走近一看,小雪豹没有要逃跑的迹象,两人发现小雪豹的腿部血肉模糊,便将小雪豹送回乡政府。
 
昂赛乡党委书记扎西东周介绍,经过初步检查,发现小雪豹除了后腿的伤情外,头部还有多处已结痂的旧伤痕。受伤雪豹因靠近人类活动区域,遭受狗群攻击后造成腿部受伤,幸好及时发现进行了治疗。
 
近年来,杂多县积极发动和组织民间力量,牧民力量参与雪豹保护,积累了大量雪豹基础数据,填补了中国雪豹野外研究的空白,牧民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与力量都有所提高,即使野生动物攻击牧民家畜,牧民还是坚持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成为野生动物的守护者。
 
从过去的依靠草原到如今的守护草原,这里的牧民已经成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主人。
最新更新